0351-4061080

13503518151

SXYYTJ揚翼天際

Film and television production one-stop service

我要拍片 I want to set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微電影時代 > 揚翼天際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> 山西影視拍攝制作領先品牌

微電影時代 : MADE IN YANG YI TIAN JI

微電影陷入了“不忍直視”的低俗嗎?本文教你如何擺脫!

添加日期:2017-9-26 16:19:31 訪問次數:1168次
 

微博客的出現與發展推動社會進入“微時代”。微時代信息的傳播速度更快、傳播的內容更具沖擊力和震撼力,其中以微電影為代表更是吸引受眾的注意力。太原微電影制作公司認為由于微電影有可看性、便捷性、互動性、靈活性的優勢,微電影與廣告間的跨界合作成為廣告營銷時代的大勢所趨,它突破了傳統植入廣告在形式和內容方面的局限,成為廣告營銷界的新寵。 

國內“微電影”產業興起,少說已有五六年光景。除了早期的幾部“口碑之作”,如《老男孩》《66號公路》等令人印象深刻外,后繼的佳作屈指可數。山西宣傳片制作公司,究其原因,主要還是影片本身的品味和格調出了問題。

隨手打開一些國內知名的視頻網站,搜索“微電影”短片,香艷、暴力、詭異的畫面均不難發現。若查看劇情,內容往往充斥著“負能量”和“非主流”的價值觀,制作水平也令人不敢恭維。

令人意外的是,盡管這些所謂“微電影”制作簡單粗糙,內容乏善可陳,點擊率卻往往很高。以《莫陌》《海天盛筵》系列為例,各大網站點擊率保守估計破百萬次。

商業網站“自我把關”,低俗內容打“擦邊球”。

2012年7月、2014年1月,國家有關部門先后兩次下發通知,要求加強網絡劇、微電影等網絡視聽節目管理,明確“先審后播”制度,并要求制作方“持證上崗”,個人上傳“實名制”。

我們了解到,當前對“微電影”等視聽節目的審查依然以網站內部監管為主。太原微電影制作公司發現作為影片內容的直接“把關人”,各大網站盡管紛紛表示提高準入門檻,但許多內容低俗、格調低下、渲染暴力色情的“問題”短片仍然成為“漏網之魚”,甚至大搖大擺地進入網站的“推薦頁面”。

無視禁令的背后,是商業利益驅動。影視營銷專家、伯樂營銷CEO張文伯說,在營銷方面,山西影視廣告拍攝制作“微電影”與銀幕大電影不同,前者從誕生之初就有著深刻的互聯網烙印,以網民的消費為廣告投放的導向。太原微電影制作也就是說,作品能吸引網民,網站就有牟利的空間。哪怕是一些不入流的情色話題,只要點擊量高,就會有企業愿意買單。

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、傳媒與輿情調查中心執行主任李雙龍說:“行業自律需要良好的行業資質,很多視頻網站的營運和管理都不規范,如何期待他們能夠自律?”

“微電影”應當靠優秀的創意和制作取勝

太原宣傳片制作公司認為,作為一種方興未艾的影視文化載體,擺脫低級趣味和牟利為上的桎梏,微電影才能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。讓更多帶著熱情和創意的年輕人脫穎而出,讓這股力量真正成為社會的記錄者。

在制度建設方面,李雙龍認為,必須健全相關法律法規,制定明確的監管制度和處罰標準;制作單位、播出平臺要有規范性的原則,引導行業加強自律。“目前的相關規定,尚未對微電影、網絡劇等視聽節目的管理做出明確、細致的管理規定,導致限制標準模糊不清、監管滯后、違規處罰不明。”

與此同時,山西宣傳片制作公司覺得要提高“微電影”拍攝和傳播的準入門檻。“這個準入門檻要以基本的專業水準和傳播主流價值為前提。”李雙龍說,播出平臺也要對盈利模式和受眾需求有明確的區分,不能為了娛樂不顧底線。

  “從長遠來看,隨著市場的優勝劣汰,不管電影怎么拍,主流價值的東西必然會取代低俗灰暗的東西,人們真正追求和向往的還是真善美。”郭翔說,太原影視公司如果把“微電影”比喻成一個正在茁壯成長的孩子,那么大家都有引導和培育的責任。

 
上一篇: 太原微電影制作公司讓你拍攝更加有...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 太原企業MV的后期制作如何完成...